收藏本站 标签大全
当前位置:爱读网 > 情感文章 > 亲情文章 > 母亲

母亲

2020-12-04 11:23:01 责任编辑:管理员 人气:

母亲病了,岁月在她的身体里长了肿瘤,病魔啃食着她的身体,让这位如大山般的母亲一夜之间失去了笑容,丢掉了坚固的铠甲。我带着母亲趁着雨露未干仓促离开了家,争分夺秒地前往大城市就医。

医院里人满为患,挤得我越发焦虑,盼望尽快地办齐手续,尽快地安排母亲做手术。因为我担心病魔突然发狂,折磨年过半百的母亲,轻而易举地击溃母亲。

待一切手续办齐,已是中午。十几平米的病房摆着四张病床,病床都挤满了患者。病房里尽是消毒水的味道,靠窗位置的病床上躺着的是母亲,母亲全身插着管,像一块伤痕累累的路边石头,那么安静地存在着,微张的双眼失神地盯着屋顶。半夜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偶尔传来压抑的咳嗽声,那逐渐枯瘦的模样仿佛是一条挣扎的鱼,令我惊心。细看母亲,她比昨日更加憔悴,脸上的皱纹更深了,仿佛是干涸裂开的农田。

一天,母亲说,她的头发怎么就都白了。我愣了愣,酸楚漫过心田,但我故作淡笑:年纪大了,有白发很正常。你看,我年纪轻轻头发都白了那么多。手术过程中,母亲很配合,没有抱怨,没有喊疼,安静得像个孩子,可她那落寞的神情却藏不住。若在平常,我会抱怨一句,现在我只能缄默,听到了心里那长长的叹气声,恨极自己的无奈。

历经劫难归来的母亲贪婪地吸吮着人间新鲜的空气,那双满是茧子的粗糙大手拼命地紧握,怕掌心的温度流失。

面向母亲的笑意盈盈,我却背对母亲泪流满面。哦,我必须坚不可摧,才能为母亲铺好前进之路。记得母亲手术前一晚,隔壁病房的一位老奶奶突然病逝,我担心母亲会想的太多,我努力地找道理来安慰母亲,却发现话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。母亲故作镇定地说,她没事,都这把年纪了,也满足了。即使母亲极力隐藏,也藏不住哽咽的声音。母亲一直不肯轻易抬起黯淡的眼眸,她是怕我们担心。我希望我成为母亲可以依靠的存在,不管是风是雨,都能够独挡一面。如果疼痛可以代替,那么我愿意。

我依然记得小时候,母亲穿着红色外套,簸箕里是母亲刚收获的四季豆,母亲捧起四季豆的那一刻,仿佛是一幅画在我心里刻下印记。那时候的母亲美得像一朵沐浴阳光开放的小红花,那么温暖,柔美。

现在,母亲,虽然你已苍老,身体日渐瘦弱,我依然会陪伴你,不离不弃。

标签:
上一篇:母亲的手

最新更新

热门排行

热门标签